白菜 > 正文
搜 索

[菏泽]一棵七毛白菜卖出了白菜价

  • 编辑:蔬菜网
  • 浏览:125次
  • 最后更新:2020-08-29
  • 手机版
  连日来,北京、河北等地大白菜再次遭遇滞销,市场价创近年新低。而我市白菜也出现了无人收购,价格一跌到底的场景,甚至有菜农直接论棵卖菜,打出了七毛一棵的价格

  一棵七毛 白菜卖出了“白菜价”

  不过秤 七毛一棵“净菜”随便挑

  “大哥,白菜怎么卖的?”“七毛一棵,随便挑。”这是记者日前在菏兰路一农贸市场听到的一组对话。记者看到,所谓七毛一棵的白菜,个头大,卖相好,单棵重在2-3公斤之间。“也不值钱,论棵卖省事儿。”摊主程金炮介绍说,自己家里种了4亩白菜,今年风调雨顺,每亩白菜均产5000公斤,以为会是个丰收年,没想到临收获时,白菜价格竟一跌再跌,实在让他无法接受。

  记者走访农贸市场发现,今年白菜价格每斤普遍在1毛5到2毛之间。“就是1毛6一斤,买菜的还要把外面的青叶子全部择干净,就剩个芯了,我们辛辛苦苦种的,能不心疼吗?”一大早就从牡丹区马岭岗镇赶来的菜农郑德江边挠头,边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。“一亩地耙地要50块钱,浇了两次水30块钱,一袋肥料200块钱,打了两次药50块钱,这是成本价330块钱,我现在一亩产5000公斤白菜,批发价是1毛2分钱,一亩地收入1200块,减去330元,每亩地收入870元。”郑德江说,每亩地870块钱,实际上就是赔钱了,因为他没有算上人力成本,如果他外出打工一天能挣100多元,远比种地收益高。

  听到我们谈话的旁边一位摊主刘大姐说,她就是打零工的间隙来卖菜的,一天500公斤白菜也就卖个百十块钱。“在这里卖白菜,真不如打工去,有工我就去,白菜烂地里就烂了,不烂就出来卖卖。”

  今年白菜价格低 主要有四方面原因

  第一:种植面积大。一位菜农介绍,去年白菜价格卖到了7毛钱一斤,每亩地收入5000元。利润诱惑,使得不少菜农纷纷跟风种植白菜,致使白菜种植面积大幅度攀升。另一方面,今年白菜种植期内,风调雨顺,病虫害极少,单产大幅度提高,每亩均产高达12000斤。供应量大,导致市场出现过剩的情况。

  第二,今年秋天天气偏暖,露天菜和大棚菜集中上市,对菜价产生了影响。马岭岗镇农民刘中秋说:“往年露天菜和大棚菜中间有一个断季,但是今年两茬凑到一起了。大棚菜还没下去,露天菜又一股脑上来了。上的菜多了,价格肯定就上不去。”

  第三:往年一家一车菜,现在一家一棵菜。长期从事蔬菜批发生意的商贩李宝印告诉记者,过去市民家里一买一车大白菜,腌着吃,炒着吃,炖着吃,各种吃法。而如今,蔬菜品种多了,市民的选择余地更大,对白菜的需求越来越少。

  第四:全国大白菜普遍丰收,供应量充足,白菜无法外销。今年种了30亩大白菜的王长波告诉记者,他今年白菜总产量达到了30多万斤,本想是个丰收年,现实却给了他闷头一棍,不仅没有客商收购,连自己批发零售都不好出手,他本想拉到烟台、青岛等地,但是那边的菜价和这边并无差异。“都是一个价,有的比这边还低,没办法,我的白菜都还在地里,谁愿要谁要,也不卖了。”

  “菜贱伤农”如何不再重演

  近年来,各地相继出现大宗蔬菜滞销的情况。每当此时,我们的媒体就会站出来,大声呼吁,组织活动,帮助农民销售产品。可是,这毕竟只是一个临时的补救措施,农产品滞销的问题靠媒体不可能得到根本解决。要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,就必须依靠各级政府部门的共同努力。

  从实际情况来看,我市蔬菜生产仍以个体家庭生产为主,个人在市场经济中抗风险能力低,抗灾能力差。种植前期,对当年当地气候变化和市场经济规律缺乏充分的了解。蔬菜成熟后,农民的销售渠道闭塞,销售手段单一,导致灾年时,减产减收入;高产时,供大于求,菜贱伤农。 因此,各级政府部门应积极引导菜农自愿组成农业互助组织。同时,要引导菜农以土地入股等形式加大土地流转和集中力度,让土地集中到有经验、有头脑、有知识的种菜能人手里,形成大面积的蔬菜基地,使蔬菜生产更加专业化、精细化,减少分散生产带来的盲目和浪费,提高菜农对市场风险的抵御能力。

  与此同时,蔬菜供过于求,也折射出菜农对生产市场信息不了解,造成“供给”与“需求”脱节。因此,政府职能部门应投资建立农业信息服务平台,为农民及时提供无偿、优质的农业信息和市场需求信息,引导农民按照市场需求从事生产经营,有效解决农村信息服务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问题。

  在记者采访中发现,很多菜农选择的都是自产自销,自销不完就将菜烂在地里。面对这种情况,政府应该切切实实将“农超对接”、“农批对接”机制实施起来,帮助菜农发展“订单蔬菜”,直接把蔬菜销售到大型超市、大型批发市场,减少中间环节,降低成本,降低蔬菜销售价格,既惠及菜农,又惠及市民。

  此外,笔者认为,蔬菜品牌意识也很重要。在大白菜普遍价格低的情况下,胶州的品牌大白菜仍利润可观。胶州大白菜属于地方特产,近年来一直走规模化道路,绿色生产,每棵白菜按编号销售,都有源头可寻,广受市场欢迎,最高时竟然卖到了60块钱一棵。如此说来,卖品牌也不失为菜农可以借鉴的生产经营方式。

  解决蔬菜滞销,避免“菜贱伤农”再次重演,需要政府投入人力、物力,建立一整套保障体系。我们希望,明年白菜再丰收时,我们看到的是菜农喜悦的笑脸,而不是悲伤和无奈。

  记者 祝见华 杨 飞来源菏泽日报)


这是蔬菜网·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20-08-29 14:21:11)